•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常见问题
  • 投诉建议
  • 隐私政策
  • 条款与条件

  黑ICP备19005545号-1

我的游记 | 追寻中东铁路,开启与过去、现在、未来的精彩对话

中东铁路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沙皇俄国为攫取中国东北资源,称霸远东地区而修建的一条“丁”字形铁路。这段以哈尔滨为中心,西至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全长2400公里的铁路横跨东北三省。 作为铁路主线,黑龙江处于中心位置,在整个中东铁路的建设和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也是俄罗斯遗留建筑保存较为完好的地区,所以我将此次之行的路线聚焦于黑龙江。

0

中东铁路,建于晚清列强殖民之际,白山黑水始迎“千古未有之变局”,五千里沿线,人群流徙,文明竞逐,风景迭变。

  • 哈尔滨--齐齐哈尔(昂昂溪国际旅客候车室、昂昂溪铁路俱乐部)

    抵达坐落于齐齐哈尔市的昂昂溪火车站,走过木质的天桥,不远处便看到了这座粉嫩嫩的原昂昂溪火车站。在蔚蓝的天空下,粉、白、绿相映成趣,格外优雅清新。怪不得有人给这座车站扣上了“中东铁路最美火车站”的称号。

  • 昂昂溪铁路俱乐部、罗西亚大街上的民宅

    中东铁路将昂昂溪分成南北两个部分,道南是昂昂溪充满现代都市气息的主城区,道北则是由俄罗斯铁路俱乐部、俄式火车站、俄罗斯民居等俄式建筑组成的建筑群。充满异域风情的罗西亚大街就位于昂昂溪道北俄罗斯小镇的中轴线上。罗西亚大街,鲜明的颜色让这里充满迷人的气息。初次来到这的很多人可能都会觉得这里的建筑有近百年历史留下的痕迹,但是你不能否认,在大多数旅途上,太多的现代气息,这种给人历史沧桑的风情似乎变得格外宝贵。  

  • 齐齐哈尔-尚志市(火车站艺术雕塑)

    哈尔滨向东161公里处的尚志市,有一座叫一面坡的小镇。镇上不过两万多人口,而他们是幸福的,因为他们生活在102栋俄式老建筑群间,生活在上世纪时光隧道的出口。和昂昂溪相比,一面坡的整体繁华程度似乎更上一层,这个历经沧桑的小镇在静好的时光中深邃幽然,悄悄讲述着中东铁路那段过往岁月。

  • 一面坡医院

    一面坡是当年中东铁路东部线高级员工的休闲疗养之地。据说当年,还专门开设了一条由哈尔滨至一面坡的高级旅游列车,称“列车旅馆”,列车上设有观光平台、包厢、会议室、阅览室,功能俱全。 漫步到天桥路20号,就会看到一座俄罗斯古典主义建筑,这里就是当年的中东铁路俱乐部兼疗养院,现在是尚志市一面坡医院。步入这座俄式建筑,古色古香的楼梯、窗户都显露着时光的痕迹,就像亲自走入一部电视剧中的场景,宽敞明亮的设计给人一种雍容、典雅的感觉。百年间,这里就像时光定格一般,没有太大变化,当初的疗养院变成了今天的医院,当时的俄罗斯人如今消失不见,而这座套娃小镇上却依旧处处都流淌着俄罗斯人的印记。

  • 大白楼

    大白楼应该算一面坡最有特色的俄式建筑了。这座1921年由俄国人修建的俄式建筑,当时是俄国铁路员工公寓。1932年日军侵占一面坡,大白楼由日军部队占用。抗战胜利后,解放军进驻一面坡,并在此楼办公。抗美援朝时,这里是我军二十九医院住院部。此后又成为八一一四零部队所在地。如今这里成了哈飞实业一面坡漂流娱乐园。用途不断辗转,这座经历近百年风吹雨雪侵蚀的大楼如今依旧保持着往日的风采。

  • 尙志市-横道河子(火车站)

    几年前,电影《智取威虎山》让离牡丹江不远的是铁路小镇横道河子出名了一次。其实,早在一百年前,这座小镇的名字就已传到了欧洲。

  • 俯瞰横道河子镇

    它是一个火车拉来的神奇小俄罗斯,它是东三省唯一的历史文化古镇,是俄式风情犹存的百年小镇,有中东铁路最经典的机务段,美国国家地理曾拿它作封面,《红楼梦》、《萧红》等热门影视在这里取景,中国最迷人、最文艺的十个火车站之一,美得像一幅画。

  • 俄式建筑群中的小街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横道河子是将俄罗斯风情与东北特色结合最好的旅游小镇,在袅袅炊烟飘过的街道上漫步,蓝天白云下是点缀着绿与白的黄色砖房。笔直的街道上空气清新,烟火温馨,保存完好的俄罗斯小房子里生活着幸福的人们,可以脑补百年小街当年魅力。

  • 俄式老建筑与圣母进堂教堂

    座落于山脚下的圣母进堂教堂特色鲜明,据说当年这里既是教堂又做过学校,有中国和俄国的孩子在这里读书。教堂全部由木质构成,和周围的山林浑然一体,金色的圆顶闪闪锃亮,美得超凡脱俗。建筑材料全部采自横道河子镇七里地村纯粹的上等红松,利用卡、嵌、镶、雕等工艺进行建造,由于红松耐腐蚀,不变形,才使得圣母进堂教堂虽然经历了百年风雨的剥蚀,但却依然面貌如初。

  • 中东铁路机车库

    离车库30米远的调转机车盘分头向扇形车库通去,共有十五个车库门,每一个库门为一个单位,各个车库门为拱圆形,造形美观,砖墙铁瓦,建筑风格独特。

  • 横道河子--哈尔滨(中东铁路公园)

    胡适先生曾经说过:“到了哈尔滨,在此地,我得到了一个重大的发现——我发现了东西文明的交界点。”百年之前,这座桥撑起了哈尔滨的历史,百年之后,这座桥变成了城市发展的见证。